首页    新闻   政务   市情   问政   建言   专题   原创  生活   评论   理论   娱乐   图片   国内   国际   社会   另类

邪教如出一辙的“套路”和结局带给人们哪些警示?

来源:新陕网 时间:2018-07-10 20:29 字号:

      相继看到中国《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一书简介及摘编和麻原彰晃等多名日本“奥姆真理教”骨干被处决的消息,也许不少人会联想到那些邪教炮制者,无一不喊着“人权”“救人”之类漂亮的口号,却几乎个个象挪威特罗姆瑟大学教授詹姆斯·路易斯专著剖析李洪志的教义所言,干着让追随者“故意寻求”折磨及殉教的勾当、这里不妨拉出几个邪教及其魔头让大家看看。

  罪行累累的麻原彰晃与“奥姆真理教”

  提起“奥姆真理教” 及其头目麻原彰晃 ,几乎无人不知,因其制造了震惊世界的日本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案,造成13人死亡、超过6000人受害和日本北部长野县松本地方中毒案致8人丧生、660人受伤,及杀害揭露其内幕的律师坂本堤一家三口等反人类,反社会的大案而臭名昭著。

  翻开麻原彰晃的履历,人们就会发现,这个1989年在东京浪得奥姆真理教“宗教法人”资格的邪教头目,曾自称进行了八年佛教瑜伽功的修炼,得到所谓“神秘力量”,具有“先知先觉”等等。

  “奥姆真理教” 鼓吹为普渡众生,要信徒割断同现实世界的联系,把自己的身心和财产交给大神和麻原“尊师” ,其聚敛钱财的手段真是无奇不有:除开办“麻原环境研究所”、电脑代销店、拉面连锁店、吃茶店等系列企业赚钱,“在家修行者”也要交半年会费和入会金4.8万日元,新“修炼”者全部上完“入门预备班”需交14.5万日元,麻原摩顶要“布施”5万日元,传授“瞑想法”,要“布施”5万日元,参加“爱仪式”一次需“布施”30万日元,参加“血仪式”要“布施”100万日元……麻原还声称,他的血可以治百病,每次收费100万日元,一根麻原的胡须、每500毫升麻原洗澡水也明码标价3万日元以上等等。

  加入奥姆真理教的信徒,真可谓在邪教教义下“寻到了折磨”: 新入人员一日两餐减为一餐,睡眠时间缩短为3小时,这种“修行”一般要持续两个月。“修行”期间,不容骨肉亲子之情,父母和子女都要被强行分开,孩童哭喊也无人理睬……一些经不起折磨或识破骗局企图逃跑、退出的信徒,只要被发现,就会遭到严刑拷打,之后,被扔进昏暗、阴湿的小房间,断水断食,直至饿死;更可悲的是不少信徒被麻原为首的犯罪团伙杀人灭口。

  野心勃勃的麻原居然觊觎起政权,曾组建过所谓的“真理党”参加日本众议院选举,结果以失败告终,反而更激发了其对人类和社会的仇恨,鼓吹要在战争的废墟上建立起“奥姆王国” , 扬言,现代人都积有“恶业”,只有通过“收回其灵魂”的办法才能拯救他们。奥姆真理教还制订了所谓的“宪法”,称 “神圣法皇”麻原彰晃是真理国的最高统治者,还规定为维持“圣法”,信徒有义务服兵役,他还曾实施所谓“白衣圣爱战士计划” ,其目的就是要培养士兵。麻原还明确指示其科技省为教团装备1000支步枪和100万发子弹,并派人到俄罗斯搜集生产武器的情况,还开设了地下兵工厂,准备与国家权力机关对抗……

  让909名信徒为自已恶行陪葬的人民圣殿教头目琼斯

  40年前的11月18日下午,包括美国众议员利奥·瑞安(Leo Ryan) 、记者和随行的20人,突遭一队武装人员的袭击,导致瑞安、3位记者及一位打算脱离人民圣殿教的信众等5人被打死,伤者12人。

  当晚,琼斯镇又发生了909人死亡,其中包括276个儿童的集体自杀惨案。

  是谁如此胆大包天,竟敢对州众议员和记者团一行下狠手?!又是谁制造了人民圣殿教信徒集体自杀的惊天惨案?!

  很快,惨案元凶浮出水面,他就是生于1931年,自称先后化身为释迦牟尼,创建了佛教;后来又化身为耶稣基督,创建了基督教;并炮制了人民圣殿教,且曾以设立免费饭堂、日间托儿所、老年人诊所及提供其它社会服务,帮助贫民而出名的吉姆·琼斯。

  说琼斯是惨案元凶,当时琼斯的信众和“铁粉”们死也不能相信。他们清楚的记得,1977年,琼斯把约千名核心信众迁往南美洲圭亚那时曾对信众许诺,那里是一个热带天堂,没有外面世界的邪恶。

  而瑞安就是人民圣殿教的同情者,只是因为加利福尼亚州检察官收到大量信件,揭露生活在圭亚那的人民圣殿教的成员受到非人待遇。虽然美国驻圭亚那领事馆按照国务院的指令查询后,认为人民圣殿教并无虐待其成员的现象。但控告的信件仍不断寄来,于是瑞安便决定亲赴圭亚"琼斯公社",写个详细的调查报告,让造谣中伤者无话可说。

  首次到访,果如瑞安所想。当他简单而客气地对琼斯讲,国内收到了一些控告信,尽管他本人不相信这些控告,但作为众议员,他有责任来了解一下同胞的生活状况。

  "这里没有任何限制,你们可以像在家里一样,顺便走走转转。我个人有兴趣要外界了解在我们的公社里人们怎样劳动,我们如何根治我们这个腐朽社会的各种恶习以及在这方面所取得的进展。这里的一切情况你们都可以调查核实……"

  听了瑞安的来意,琼斯仍不减笑意,彬彬有礼充、大度而盛情地让瑞安和记者团看到,尽管信徒们衣衫褴褛、面容消瘦,然而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在无第三者在场的农场、种植园、养殖场、车间、家庭……随机采访中,记者们也没有发现一个人回答问题时支支吾吾,或畏缩、害怕。所有的人都对琼斯赞美有加。这一切,望着那一张张兴奋的笑脸,感受那节日一般的欢快气氛,记者们尤其是议员瑞安相信,所谓受尽虐待不过是琼斯对立派蓄意制造的无耻谰言而已。

  然而,就在瑞安和记者团告别琼斯和营地成员的一再挽留,在数百名教徒弹着吉他、唱着歌,为准备离开的瑞安一行送行时,一个姑娘乘乱偷偷塞给记者一张纸条。

  就在接受纸条的一刹那,记者从姑娘的眼神中看出了她难以掩饰的极度恐惧,便迅速将纸条塞入口袋。

  车开后,记者打开纸条,看到上面因恐惧而笔迹颤抖地写道:“请帮助我们,我们想离开这个地狱。”下面是四个人的签名。

  瑞安一行在一个小村镇过夜时,镇上的居民又向他们透露,曾有营地逃亡者逃到这里,甚至圭亚那首都,但都被武装人员抓回去,以后这些人就失踪了。

  签名信和小村镇所闻,使瑞安一行发现,他们在人民圣殿教营地看到的,也许是琼斯精心设下的一幕“戏局”。 于是他们决计杀一个回马枪——重返"琼斯公社"。

  这下,瑞安一行算猜中了。真实情况是,人民圣殿教信徒在琼斯镇过着与外界隔绝、极其贫穷、没有任何私人财产、没有任何个人生活和思想空间、并且受到琼斯的武装卫队严密监控的集体生活。任何信徒试图要求个人自由和未经琼斯批准的男欢女爱,都要受到严厉惩罚。如果信徒被发现有叛教倾向,则要被处以酷刑甚至剥夺生命。

  而琼斯却过着权利不受约束和享有特供的生活,占有信徒们的劳动成果,住着现代化设备应有尽有的豪华房间,并可随意与任何女信徒性交。信徒们被要求对琼斯无限崇拜、无限忠诚和绝对服从。

  瑞安一行的突然回访,自然让琼斯感到很意外,但他不得不同意瑞安将名单上的人带走。瑞安一行同时发现,这回到来,首次来访看到的笑声、对生活和琼斯的赞美不再。

  当信徒们被召集到广场,听到4位伙伴要离开,琼斯还问有没有其他人愿意走时,经过一阵沉默,又有一些怯生生的举起了手,接着人群中又暴发出久被压抑的哭声,愿意离开的人数增加到了20个。

  就在这时,一个手持匕首的年轻信徒突然跳出来,企图刺杀瑞安,多亏被记者们阻拦未能得手,使瑞安一行更感受到了这里暗藏的罪恶、恐怖和杀机,迫使他们迅速离开。

  也许他们不会想到,当他们带着愿走的信徒匆匆逃离后,琼斯派出的一队杀手便紧追而来。

  杀害瑞安一行,使琼斯自知死有余辜,但他却残忍地作出让近千名信徒为自已陪葬的决定。

  一名信众的录音机录下琼斯一手策划导演的集体自杀的整个恐怖过程:琼斯毁灭性格的演说、部分信众疯狂的呼号、为孩子求情的母亲、随着信众毒发而渐渐转弱的赞美歌歌声与最后的死寂……成为琼斯胁迫追随者与他一起自杀的铁证——1978年11月18日晚,琼斯命令他的信众饮下掺有氰化物的果汁,那些抗拒这命令的人被射杀、勒死或被注射氰化物。琼斯的尸体被发现在头上有一处枪伤,体内亦有高剂量的药物。

  臭名昭著劣迹昭彰的李洪志与“法轮功”

  无独有偶,“法轮功”头目李洪志神化自己的招数与麻原、琼斯酷似:他不仅编造自己从童年开始既师承佛家大师和道家师父,又自诩为唐太宗李世民、释迦牟尼转世;喋喋不休声称修炼“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提升道德水准、成仙成佛;叛逃国外后,甘当反华势力的马前卒,又打起“人权” 的旗号,一再声称他是专来“度人”、“救人”的;还要带弟子到“什么都是金子” 的“天国”;大放“我救不了你,谁也救不了你” 之类的雷语等等。

  然而他确如詹姆斯·路易斯所言,不断撕去面纱,变本加厉地促使痴迷者“故意寻求”折磨及殉教。

  ——在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之前,他鼓动痴迷者围攻新闻媒体和政府机关的事件就有300多起。被取缔后,干脆公开让痴迷者“放下最后的执著"换取西方反华势力的支持,导致了“1.23”天安门集体自焚等震惊中外的事件,造成痴迷者死伤;还先后发生要求英国BBC向其公开道歉、滥诉加拿大《华侨时报》、到美联社总部办公楼前示威和要求收回报道及发文攻击等事件,一次次被碰得灰头土脸,名声扫地。

  ——他的“消业”说不仅使无数痴迷者饱受折磨,乃至连自己的亲妹夫李继光在内的数十名“法轮精英”在饱受病痛折磨下,也没有验证到“师父”的“地狱除名”,更没有盼来“师父”的“法身保护”,撒手人寰也与“师父”的“圆满”无缘。

  ——受他百般诋毁法律和散布“除魔”、 “圆满”、“白日升天”等邪说的蛊惑,其痴迷者自残,自杀、乃至弑亲杀人者频现:“法轮功”人员关淑云、佟岩,为 “除魔”、“ 圆满升天”将亲生女儿残忍杀害;有“法轮功” 背景的华裔夫妇陈明明、赵良杰杀女腌尸;荷兰“法轮功”人员隆隆(译音)杀人、碎尸、烹炸;爱尔兰“法轮功”人员沈舒搭抢劫杀人;加拿大“法轮功”洋弟子陶瑞尔抢劫、劫持老人、暴力拒捕……据有关部门不完全统计,仅1999年7月22日前,全国因练“法轮功”自杀死亡的就有136人,其中自焚4人,跳楼、跳崖38人,跳车1人,跳河、跳井等26人,上吊自缢25人,绝食2人,服毒28人,剖腹、自残、卧轨等12人。“法轮功”组织被取缔后,截止2001年初,一年多时间,又有103人为了上“天国”自杀( 新华社:《239名“法轮功”练习者为上“天国”自杀身亡》)。更可笑的是新加坡6名“法轮功”人员“无准证集会”案开庭审理时,其竟然不顾法官喝令,背诵起其“师父” 的“经文”, 被以 “藐视法庭” 判处监禁2天,不准上诉,不准探监,径直押赴牢房。……

  众所周知,邪教为世界三大毒瘤之一,一切邪教及其头目出于其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本能,必然千方百计让其追随者“故意寻求”折磨及殉教;也必然与死不回头、助纣为虐的骨干踏上不归路。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惨案的奥姆真理教189名成员受到指控,全部定罪,包括麻原在内的13人被终审判处死刑,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将奥姆真理教列入恐怖组织名单。宣称世界末日来临,"天国"就要到来的美国大卫教,;认为世界末日就是一场同异教徒的血战,他们在这场"圣战"中将为之献身,从而得以升天。1993年2月28日, ,有着“邪教王国”和“邪教大本营”的美国联邦执法人员,出动坦克和飞机,对大卫教进行围剿,打死了大卫教头目考雷。武力打击邪教是印度的一贯做法。人民圣殿教头目琼斯的自杀、“法轮功”组织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头目李洪志被通缉,其一些骨干受到法律的制裁等等,则是他们的必然归宿。他们神化自己,均为控制和劫掠追随者的财富;大喊漂亮口号,均为诱骗人们误入其贼船的诱饵。这些反面教员及无数血的教训警示人们:远离邪教,千万勿被邪教漂亮的口号所迷惑;也告诉那些上了邪教贼船者,及早认清邪教的邪恶本质,回归社会和家庭。

编辑:又薇



更多意见请登录 网民建言
西安网24小时新闻热线:029-88412555; 投稿邮箱:xian@xiancity.cn

无限西安 西安第一手机APP


无限西安

榴花直播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61120170005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5078号  陕ICP备09025004号  陕新网审字[2002]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101

Copyright 2000-2018 by www.xiancity.cn all rights reserved